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數據中心近日發佈中國城鎮化調查大型數據。數據顯示,中國戶籍城鎮化率非常之低,非農戶籍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比例僅為27.6%,20年內農轉非比例僅增長了7.7個百分點。
  言及中國的城鎮化水平,一個讓人振奮的數據是幾個月前剛剛披露的。6月26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徐紹史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報告時說,中國的城鎮化取得顯著成效,2012年城鎮化率達到52.57%,與世界平均水平相當。
  同樣是對城鎮化的調查,幾個月前的數據是52.57%,城鎮化水平已達到世界平均水平,而今清華大學卻公佈說僅為27.6%,戶籍城鎮化率非常之低。差距之大難免讓人困惑。細究根底就會發現,問題緣於概念差異,以致統計口徑完全不同。原來,城鎮化水平與戶籍城鎮化水平、城鎮化率與戶籍城鎮化率,這兩組概念的內涵和外延都迥然有別。舉例言之,一個農民如果棲身於城市,在城市中謀生存,那麼他會被統計到“城鎮化率”之中,但假若他仍然是農業戶籍,那麼在統計戶籍城鎮化率的時候,他卻只能排除在外。
  明白了這一點,當能發現,關於中國城鎮化水平的描述,無論是官方報告的高達52.57%的城鎮化率,還是現在清華大學披露的低至27.6%的戶籍城鎮化率,其實都並不矛盾。真正的問題在於,在這兩個同樣真實而又相差很大的數據背後,反映了一種什麼樣的現實。
  以中國的總人口計算,城鎮化率52.57%,戶籍城鎮化率27.6%,這中間的約25個百分點意味著什麼?一言以蔽之,它代表著一個高達上億的人群進入了城市,但卻因為戶籍的限制無法成為真正的市民,不能完全享受城市市民的待遇。以中央高層關於城鎮化主要是人的城鎮化的標準衡量,可以認為戶籍人口的城鎮化,才是實實在在的城鎮化,如果拋棄戶籍城鎮化率的統計,籠統計算城鎮化率的意義甚微。
  因為比城鎮化率更能真實反映中國城鎮化的水平,清華大學本次提供的這個27.6%的數據值得認真對待是不言而喻的。首先它可以促使人們在一片大幹快上的氛圍中清醒看待中國城鎮化的成績,尤其重要的一點,則是警示中國的城鎮化道路必須以質量為上。而要加快提升中國城鎮化的質量,把目光從籠統的城鎮化率數據上移開,專註於提高已進入城市人口的戶籍城鎮化率,無疑才是正確的抉擇。
  本次清華大學報告中還提到,約有16%的家庭在最近一波城鎮化過程中遭遇過徵地、拆遷。不同的視角會對這個數據做出不同反應,有人因為從中看到了中國城鎮化的速度和效率而為之鼓舞,另外一些人群則可能會有相反的感受。最近幾天,長沙一教師被調拆遷指揮部勸婆婆拆遷成為焦點,違背法治的株連一時千夫所指,但放眼全國,這不過是拆遷眾多亂象下的冰山一角而已。無論以往拆遷中的流血衝突,還是最近的這起株連事件,對觀察者來說,基於各自的情感和立場做出不同的評價都十分正常,而如果置之於城鎮化的背景下,一個判斷大概難以避免:就像拆遷總要或多或少或深刻或平淡地影響、介入普通民眾的生活一樣,在這場轟轟烈烈的城鎮化運動中,很少有人會是真正意義上的旁觀者。
  “16%的家庭在最近一波城鎮化過程中遭遇過徵地、拆遷”,27.6%的戶籍城鎮化率,兩個數據合而觀之,不由人不對中國人的堅忍和犧牲精神發出贊嘆!他們遭遇了徵地和拆遷,卷入了城鎮化,儘管其還不是戶籍意義上的市民,權利和福利多有限制,融入城市的努力也遭遇了很多困難,但他們還是為中國城市的發展做出了貢獻。如果要對中國城鎮化進程中的奉獻者致以敬意,那些被動進入城市卻又沒有享受市民待遇者理應是最該優禮的人群。
  中國的城鎮化步伐不可阻擋,在這個過程中,加快實施戶籍改革、迅速提升公共服務水平,這是對那些為城鎮化作貢獻和犧牲者的最好回報。
  >歡迎回應:shelun@188 .com 南都網:w w w .nandu.com  (原標題:[社論]提升公共服務水平,回報城鎮化奉獻者)
創作者介紹

jupas KERORO

jz39jzqk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